京财时报

彭文生:经济学思潮轮回与政策框架演变

http://www.jingcsb.com/ 来源:新浪网 发布时间:2016-11-24 14:04:09

  那么在这样的政策框架下,实现宏观经济稳定的机制和逻辑是什么呢?首先,物价稳定能基本保证宏观经济稳定,市场竞争环境下经济有足够的灵活性在中长期实现资源有效配置,短期由于价格粘性带来摩擦,导致经济波动,但第一这是暂时的,第二降低名义价格粘性带来的摩擦的最佳方法是维持稳定的物价,避免大上大下。

  其次,金融体系有效地把储蓄转化为投资,金融自由化和金融创新有助于我们在时间和空间两个维度管理和分散风险,从而降低消费(经济)的波动。金融自由化的终极标志是1999年美国国会废除The Glass-Steagall法,美国重新回到1930年代之前的金融混业经营时代。

  再次,国际层面,主流的观点是如果每个国家(主要经济体)能管好自己事,也就是维持国内物价稳定,浮动汇率制能有效调节国际收支不平衡,避免全球经济的持续失衡。换句话说,维持国内物价稳定的货币政策加上浮动汇率制就能自动实现国际货币体系稳定,国际货币体系不需要在制度层面的协调安排。

  当初西方国家要求人民币汇率与美元脱钩的基本逻辑也是,中国是大型经济体,人民币汇率机制的不灵活妨碍了国际收支平衡的实现,增加了其他国家的调整的负担。

  需要提到的是,在上述的政策框架下,财政政策的角色比货币政策小是有一定的内在的逻辑的。在开放的经济体、浮动汇率制下,财政政策的有效性打折扣,假设财政扩张增加国内需求,在货币政策不变的情况下,利率上升,汇率升值,降低了外部需求,部分甚至完全抵消了财政扩张对国内需求的刺激,总需求增加有限。在浮动汇率制下,货币政策是更有效的调控总需求的手段。

  这样的政策框架成功实现了物价稳定,发达国家的通胀率在1980年代快速下降并从此维持在低水平,新兴市场国家的通胀率在1990年代开始也显著下降。但以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带来经济大衰退为标志,物价稳定不能保证宏观经济稳定。

  实际上,在金融自由化的过程中,已经有其他国家发生金融危机,包括1980年代的拉丁美洲债务危机、1990年代初的北欧银行危机、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但主流的观点认为这些是个例,不是主要发达国家的问题。美国在2008年发生的次贷危机促使人们认识到金融不稳定的普遍性。

  全球金融危机对过去40年逐渐形成的宏观政策框架带来重大冲击。为应对危机,美国等发达国家财政大幅扩张,主要央行实行非常规货币政策包括量化宽松、负利率等,加强对金融的监管,美国通过了Dodd-Frank法,这个法尽管没有Glass-Steagall法那么要求银行回到分业经营,但对银行的经营、利益冲突和保护客户权益做了严格的规定。

【免责声明】 凡本站未注明来源为京财时报(www.jingcsb.com)的所有作品,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文章来源,并自负法律责任。 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联系邮箱:xinxifankuui@163.com

热文推荐

首页 | 新闻 | 财经 | 房产 | 娱乐 | 旅游 | 时尚 | 生活 | 科技 | 健康 | 汽车 | 教育 | 今日北京 | 电子报

Copyright © 2008-2016 备案号:京ICP备09109218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1908457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20080118
关于同意京财时报设立互联网站并提供新闻信息服务的批复

友情链接: 大粤日报 时尚周刊 京晨晚报 投资观察界 新讯网 西北商报网 万亿财富网 中国投资界 新尧网 中国证券期货 广东晨报